相关文章

揭秘中国宝安石墨烯谎言:年前还没开始做试验

3月23日,中国宝安在2010年年报中披露,国泰君安等券商确实曾调研过中国宝安子公司贝特瑞,而在年报中,中国宝安则继续强调了“石墨烯已完成小试,正在进行中试”。

事实上,此前的3月15日,在回答媒体关于“石墨矿”报道的澄清公告中,中国宝安的回应即在第一部分就强调了公司石墨烯的研发情况,而本该首先回应的“石墨矿”则被公司放在了第三部分。

自去年10月石墨烯的制备者获得诺贝尔奖后,中国宝安即成为A股市场“石墨烯”概念的第一股。

然而,根据记者多方调查发现,中国宝安披露的“石墨烯已在中试”说法存在众多疑点。

3月23日,有接近中国宝安的业内专家向记者透露,“根据我的了解,中国宝安至少在年前还没有开始做石墨烯,连试验都没开始。”而根据石墨烯的研发周期,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中国宝安完成由小试进入中试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而此前中国宝安旗下公司贝特瑞高管梅佳曾在某论坛上提到了“氟化膨胀石墨技术”制备方法,该业内专家也表示,“这种技术属于氧化石墨烯的范畴,但不是目前顶尖的技术。”

而市场颇为看好的石墨烯,其前景也未必如此辉煌。

有新材料研究专家告诉记者,石墨烯目前制造较为困难:单层石墨烯极不稳定,大尺寸较难制造;两层或多层石墨烯则其特性会发生改变,层数较多则特性与普通石墨无异。也就是说,石墨烯微观方面的良好特性在宏观应用上存在差异,即石墨烯宏观的应用前景目前被人为夸大了。

中国保安石墨烯的真相到底如何?

“年前还没开始做试验”

石墨烯是仅由一层碳原子构成的石墨薄片,2004年由英国的两位科学家安德烈·杰姆和克斯特亚·诺沃塞洛夫制备。石墨烯不仅是已知材料中最薄的一种,还非常牢固坚硬;作为单质,它在室温下传递电子的速度比已知导体都快。

在目前公开的宣传中,石墨烯具有非同寻常的导电性能、超出钢铁数十倍的强度和极好的透光性,它不仅可以开发制造出纸片般薄的超轻型飞机材料、超坚韧的防弹衣,甚至还可以制造“太空电梯”的缆线。它的出现有望在现代电子科技领域引发一轮革命,有望代替硅生产超级计算机,制造光子传感器、晶体管、触摸屏等。

2010年10月5日,安德烈·杰姆和康斯坦丁-诺沃肖洛夫因为对石墨烯的“突破性实验”而获得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。

而2个多月后的1月20日,中国宝安公告称,“自2008年起,子公司贝特瑞公司在原有石墨技术的基础上,开始了石墨烯的研发和产业化攻关。目前已完成石墨烯制备工艺的小试,正在进行中试,并已提交了该产品相关技术的发明专利申请一项”。此后这一表述被中国宝安做为统一答案被多次强调。

3月23日,中国宝安证券办人士向记者解释称,中试是产业化生产前的实验室阶段。中试成功后只是具备了产业化生产的条件,但并不等同于可以产业化生产。

但公司的这一披露却有诸多疑点。

3月23日,一位跟中国宝安密切接触过的行业专家向记者透露,“年前我们联系时,中国宝安还没有开始作石墨烯,连试验都还没有。”

该行内专家表示,年前中国宝安方面曾与其联系,咨询并希望能就石墨烯研发一起合作。“从他们与我沟通的过程中,我发现他们什么东西都还没有准备,对石墨烯知识的了解还没有你(指记者)知道的多。”

至于宝安方面提及的“氟化膨胀石墨技术”,“根据我的了解,做出来的东西应该属于氧化石墨烯,在技术上目前不是顶尖技术。”这位行内专家强调。

上述专家表示,宝安披露的石墨烯研发情况,“只是他们早期的资本运作”,与石墨烯本身无关。

那么,中国宝安是否可以在春节前后及最近的2个月从无到有完成小试、进入中试呢?

这位行业专家表示,小试是实验室的未出成品阶段,中试表明已经有成品,中试成功后制造方法不同到小规模生产需要的时间也不同。

而就目前国内外石墨烯研发情况来看,“小试到中试根据方法不同需要几个月到几年的时间,几天是不可能做到的,一两月的话,如果汇集国内外顶尖的专家,提供一流的条件也许可能完成,但这种可能性不大。”该行内专家强调,“目前国内石墨烯的研发如果没有国外专家的参与,基本不可能做出先进的东西来,毕竟石墨烯国外研究得比较早。”

这意味着,中国宝安基本无法在近两个月完成小试进入中试。这与中国宝安对外披露的信息不符,也不符合此前贝特瑞高管梅佳对外公布的“预计在2011年1月份投产,希望可以做出百公斤级的产品”。

记者以风险投资的身份从上述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处了解到,南京吉仓目前只是小规模生产,一次生产十几克,且产品要达到工艺级水平需要等到今年下半年。目前石墨烯产品销售主要定向给高校和研究所等做科研用,每次销售0.5克至几克不等。

泰州巨纳则透露公司主要生产单层石墨烯,因与三星有研究上的合作,目前加底衬的石墨烯尺寸已经可以达到20多厘米。但现有产能也只有约100克每季度,完全没有达到量产的程度。产品销售也主要是定向的高校和部分大企业,整体量都不大。

南京吉仓负责人称,“目前公司资金需求较小,要过几年以后这个市场才可能发展起来。现在谈风投早了至少2-3年。”

泰州巨纳也表示,“5-10年以后石墨烯的下游应用才能发展,届时量产石墨烯才具有经济价值,现在即便生产了销路也十分有限,更何况技术上还十分困难。”

从以上信息来看,中国宝安有夸大自身石墨烯的研发进展之嫌,其意图是什么?

谁是“石墨烯”吹鼓手中国宝安涉足石墨烯,目前记者能找到最早的公开的证据是,2010年10月22日-23日,第五届华南锂电(国际)高层论坛在深圳举行,中国宝安子公司贝特瑞高管梅佳在论坛发言称,“我们已经在2008年开始做这个工作,在贝特瑞的氟化石墨技术基础之上,用氟化膨胀石墨技术做石墨烯。目前我们正在建一条中试的生产线,预计在2011年1月份投产,我们希望月可以做出百公斤级的产品”。

而在网络中,有文章指,先前贝特瑞公司网站上曾发布有“贝特瑞已成功量产石墨烯”的图片,去年诺贝尔奖之后不久,“贝特瑞网站上关于石墨烯的图片就悄然消失了”。

不过记者目前没能在贝特瑞网站上找到该图片,但在贝特瑞的公司简介中目前仍然有以下介绍,“在未来 5-10年的先进材料开发上,贝特瑞研制并产业化的钛酸锂、磷酸铁锂、层状锰酸锂、硬碳、纳米导电材料、石墨烯、导热石墨、碳纤维等具有国际领先水平,引领着行业的发展方向”。

该涉及石墨烯的简介最早则在2010年11月5日平安证券《坐拥负极龙头、新能源业务风生水起》的报告中被原文引用。

而中国宝安股价突破12元阻力平台也在此前后。

10月5日诺贝尔奖公布后,10月18日中国宝安创出10.75元阶段低价后开始小幅攀升,23日梅佳在论坛上透露石墨烯即将量产的消息后,股价快速突破前期高点,到11月5日平安证券报告时最高涨至17.11元,此后继续逆势上涨到11月25日的19.16元。

12月22日至2011年1月18日,受大盘持续急跌影响,中国宝安股价阴跌至13.3元。19日,大盘大涨带动中国宝安触底反弹,最大涨幅7.66%,这一并不明显的涨幅,且并非当日两市表现突出个股,中国宝安却异常地主动发布公告。

其在19日发布《新产品引发进展公告》指,“子公司贝特瑞所研发的新产品——石墨烯,近期受到了市场的关注”。

然而,记者并未搜索到2011年1月19日以前,任何关于中国宝安石墨烯的媒体公开报道,在股吧等传闻集中地也未发现在1月份有类似石墨烯的消息。更早的2010年12月份,曾有两条探讨石墨烯量产的帖子,但并未引起关注。

《新产品引发进展公告》发布后,1月20日大盘低开低走,中国宝安却开盘迅速冲击涨停;全天大盘创出80.45点、2.92%的罕见跌幅,中国宝安虽然午盘打开涨停但仍收涨7.92%,并因此领先大盘走出调整。

针对中国宝安的公告内容,1月21日,平安证券和国泰君安均及时发布看好研究报告。国泰君安指,宝安在这个可以引领未来20年发展的新型材料的研制上已经迈出了领先的一步,并且从已申请专利的进度来看,已经小有成果。“在非常安全的估值基础上,石墨烯的研制打开了公司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。维持增持评级,建议积极配置。”

平安证券也认为,此次宝安石墨烯小试成功进入中试阶段,为宝安未来业绩的快速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。“中国宝安未来业绩高速增长值得期待。维持对公司‘强烈推荐’的评级。”

宝安的股价由此再次扶摇直上,春节前后均未停歇,到2月22日上涨到25.45元。由此,从诺贝尔奖公布以来,涨幅高达136.74%。

与此同时,对中国宝安石墨烯概念的挖掘和质疑同时涌现,并以3月15日中国宝安澄清公告前后最为激烈,其间“为石墨烯研发打开巨大空间的石墨矿资源”被重点关注,一度掩盖了中国宝安石墨烯概念的光环。

如今,石墨矿已经被证实并不存在,但未来是否存在现在无法确定。在中国宝安的澄清公告中,“该探矿权具体位置尚未明确,面积未知,且公司无法确定能否取得探矿权,也无法确定取得探矿权后能否探出矿”,及鸡西地方政府的函文保证都埋下了伏笔。